聽書時代,“悅讀”隨享

2022-04-28 09:33:51    所在頻道:  綜合頻道    來源: 人民日報
       第十九次全民閱讀調查報告顯示,2021年,我國超三成成年國民養成了聽書的習慣。今天的有聲閱讀,播客、音頻類APP等新模式層出不窮。平臺、出版社等各方正在努力創作精品有聲內容,滿足人們日益增長、豐富多樣的閱讀需求。
  
  早上起床,打開智能音箱,一邊刷牙洗臉,一邊聽文學經典;走進地鐵,戴上降噪耳機,碎片時間也能追有聲連續;臨睡前,輕柔的音樂從助眠類播客中緩緩流出……
  
  第十九次全民閱讀調查報告顯示,2021年,我國超三成(32.7%)成年國民養成了聽書的習慣。用耳朵“讀”書、聽課、追劇、社交成為新潮流。今天的有聲閱讀,播客、音頻類APP等新模式層出不窮,推動著全民閱讀的浪潮不斷奔涌。以聲為媒,閱讀呈現出更多可能。
  
  形態更多
  
  紙電聲同步成為標配
  
  “跨過鴨綠江,那是一片極寒的戰場……”低沉男音響起,娓娓道來電影《長津湖之水門橋》的故事。電影的原著長篇小說《冬與獅》改編的有聲專輯,2022年春節前夕在喜馬拉雅平臺上線,早于電影上映。
  
  像這樣由影視IP開發而來的有聲作品并不少見。去年以來,包括《覺醒年代》《突圍》《雍正王朝》等諸多熱門影視IP的精品有聲劇紛紛上線。
  
  如今,“紙電聲”同步發行成為許多書的標配。形態轉變的背后,是平臺和出版行業對閱讀形態的探尋。
  
  今年4月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的《后翼棄兵》中文簡體版,紙質書一問世,電子書、有聲書也同步上線。“現在是‘紙電聲一體’融合出版,無論你是視覺型還是聽覺型學習者,都可以根據需要去選擇。”人民文學出版社數字出版與科技部主任趙晨說,“新書從內容版權環節就開始融合開發,已出版的圖書會在加印時附上帶有聽書二維碼的書簽,這是動態更新、互相帶動的過程。”
  
  人民文學出版社2011年成立了數字融合出版的專門部門,2018年正式進入有聲書市場,并且搭建了自有店鋪“人文讀書聲”,已有“‘茅盾文學獎’系列”“百種中外文學經典”“語文閱讀推薦叢書”等200多本有聲書上線。
  
  傳統出版機構開展有聲書業務最大的優勢,在于持有大量經典作品的版權和優質內容。不過,不論品類如何多樣,“內容為王”依舊是業界共識。
  
  趙晨對此深有感觸:“網絡文學改編的有聲書故事性強,受到年輕人歡迎。但是有聲書市場需要面對不同人群,尤其是文學經典,很重視語言文字的魅力,轉化時會尊重原著,不輕易改編。”
  
  “在篩選已有內容開發有聲書時,追逐熱點是對用戶不負責的表現。”得到APP聽書業務負責人李南南是多本有聲書的解讀人。他認為,書的真實價值不能通過營銷來體現,“比如一段時期,市場上會涌現一批同主題的暢銷書,但質量參差不齊,有的也只是曇花一現。”
  
  值得一提的是,“先有音頻再有紙書”的反向出版成為一種新趨勢。比如,有聲書《余秋雨·中國文化必修課》在喜馬拉雅平臺總收聽量超過1億次,在其基礎上出版的系列書籍也受到歡迎;兒童科普讀物《小亮老師的博物課》也來自有聲專輯,銷量已超90萬冊,并入選中宣部出版局評選的2022年向全國青少年推薦的百種優秀出版物。
  
  體驗更佳
  
  智能技術提升聲音品質
  
  隨著5G和AI(人工智能)發展,TTS(文本轉換語音)技術已經滲透到有聲閱讀的各個環節。由AI寫作、演播的有聲小說、新聞資訊等陸續出現,在許多音頻類自媒體、讀書APP中得到應用。只需對著手機說幾句話,機器就可以“復刻”你的聲音;虛擬主播一天可以錄制500萬字的有聲書,錄制成本能節省90%以上。
  
  “TTS技術涉及人工智能和大數據的深度學習,能夠有效地提升有聲內容生產的效率。目前通過最新技術創作生成的有聲內容,效果能達到與真人聲音難以分辨。”喜馬拉雅AI語音實驗室負責人盧恒介紹。
  
  “由于音頻獨特的陪伴屬性和高度多樣化的適配場景,人們在睡前、通勤、學習、工作、體育鍛煉和做家務時,都可以享受聽書的樂趣,讓流淌的碎片時間變得有意義。”喜馬拉雅創始人兼CEO余建軍說,盡管紙書有海量庫存,但開發精品有聲書成本很高。要滿足日益增長的聽書需求,快速轉化成有聲產品形態,AI提供了一個更便捷的入口。
  
  盡管語音合成技術已經較為成熟,然而還有很多垂直場景有待探索。比如有聲劇、廣播劇等長音頻內容,涉及單播、雙播、群播等多個聲道,還有數字虛擬形象的應用,需要更為逼真的效果。
  
  “去年我們‘還原’了評書表演藝術家單田芳的聲音,評書的故事情節跌宕,有很多情緒表達,依靠當前主流的TTS框架模型很難合成,就要設計單獨的韻律提取模塊,才能把聲感復刻得原汁原味。”盧恒說。
  
  目前看來,AI主播仍需不斷成長;蛟S在不久的將來,隨著技術的發展和進步,一個藝術化的優質音頻作品從文本到有聲化的創作,可以全部由AI實現。
  
  “AI對真人主播不是替代,而是補充。”盧恒說,“多播劇本中,AI主播可以和真人互相配合。”李南南認為,主播在講書的時候,聽眾能夠敏銳地察覺他是在機械朗讀還是真正有自己的理解,播報效果好不好,在于有沒有深度掌握內容,這是機器無法替代的。
  
  選擇更廣
  
  小眾品類滿足多元需求
  
  最近,一則“廣播劇播放量破億”的消息登上熱搜,這一聲音品類正逐漸走入更多人的視野。廣播劇像是“耳朵里的戲”,不僅讓聽眾讀完一本書,還通過人聲、音樂、音效來講故事,帶來豐富的審美感受。
  
  在有聲閱讀中,廣播劇是一個細分的垂直領域。海量網絡文學作品、高改編價值的IP以及逐漸完善的市場機制,吸引了一大批專業配音工作室和社團將目光投向廣播劇,為聲音追劇的興趣圈層正在日漸龐大。
  
  “廣播劇的生產更像是一個藝術創作過程,前期的劇本改編、試音選角,中期的錄制、音樂制作,后期的混音等,整個過程要半年甚至一年。”配音團隊729聲工場聯合創始人張怡然是一名80后,因為熱愛而進入這個行業。
  
  連載歷時兩年、今年正式收官的精品廣播劇《三體》,就由729聲工場參與制作,以1.1億次的播放量成為全網播放量最高的科幻廣播劇!渡胶G椤贰遏W邊不是海棠紅》《全職高手》……團隊成員還參與過多部影視劇與廣播劇的配音。
  
  為優質內容找到最合適的聲音表達者并不容易,不是會模仿或音色好聽就行。“比如表現兩個人對話的場景,要構思人物關系、距離、內心世界,情境中的情感表達,演繹能力是關鍵。”729聲工場成員郭浩然擔任過多部劇的配音導演,也曾為《山海情》《覺醒年代》等電視劇配過音。他感嘆,廣播劇定調特別重要,尤其是頭幾集,反復修改、重錄,才能找到最符合的基調。
  
  盡管吸引了許多年輕人,廣播劇依然主要活躍在小眾圈層。
  
  “《三體》廣播劇剛上線的時候,也曾被質疑為什么沒旁白,人們接受新的閱讀媒介總需要一個過程。”張怡然對此很有信心,“我們正在嘗試更多題材,比如科幻、懸疑、刑偵,希望未來廣播劇有更豐富的類型,為大眾提供更多選擇。”
  
 。▽嵙暽跛嚂詤⑴c采寫)

創意時代(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)聲明:此消息系轉載自新聞權威媒體,創意時代(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)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進行學術交流之目的,并不用于商業用途且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。文章內容僅供參考。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權益,請與我們聯絡,我們將第一時間進行處理。更多消息,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

热久久视久久精品201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