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數字文化賦能打造新時代文化高地

2022-04-18 14:15:21    所在頻道:  綜合頻道    來源: 浙江日報 蘭建平
       數字文化,是2022年浙江省委數字化改革體系架構新增加的頂層設計,從“152”體系迭代升級為“1612”體系架構,其中增加了“數字文化系統”,這向全社會充分展示了數字文化的重要性。
  
  一年多的實踐,讓我們越來越清楚地認識到,數字化改革是以新一代信息技術為手段,推動形成數字化的新生產力和生產關系,從而進一步促進生產力與生產關系相互適應、推動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的新道路、新方式、新變革。數字化改革是全方位的,把數字文化納入頂層設計,是深化數字化改革的必然選擇。省委主要領導指出,構建數字文化系統,要圍繞打造新時代文化高地,進一步激發文化創新創造活力,有力推動社會主義文化繁榮興盛。如何推進數字文化建設,為打造新時代文化高地提供基礎性、支撐性作用?筆者認為,要從數字化文化、文化數字化和制度規范化三個方面著手。
  
  數字化文化,主要是指信息化、數字化、網絡化、智能化技術的飛速發展,帶來文化事業和文化產業的創新創造,由此而產生的各種各樣的文化新產品、新業態、新模式,如游戲、動漫、數字文創、虛擬現實、數字藏品等。本世紀初的英國文創經濟、日本動漫產業等,均十分典型。英國是全球最早提出“創意產業”概念的國家,同時也是世界上第一個政策性推動創意產業發展的國家,迄今創意產業對英國整個GDP貢獻的占比超過金融服務業。而動漫已是日本第三大產業,年營業額達230萬億日元,占據國際市場的六成。自從2010年我國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以來,無論是北京、上海等經濟相對發達地區,還是湖南、江西等經濟加快發展地區,均開始注重數字化文化的發展。數字技術以5G、云計算、虛擬現實等技術為主,數字內容產業以游戲、動漫等為主,成為區域現代經濟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。從浙江的情況看,以動漫為主要代表的數字內容產業,已經成為數字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。杭州國際動漫節迄今為止舉辦了17屆,也培育了中南卡通等一批具有國際競爭優勢的動漫企業。影視產業的快速發展也是我省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重要表現,華策影視、橫店影視等已成為行業龍頭。如果從貿易結構上看,我省正在開啟文化“走出去”,彰顯文化自信的新時代。
  
  隨著新一代互聯網技術的迅速發展,數字化文化形態也在不斷拓展。去年以來,元宇宙成為熱點,多地政府、各大互聯網頭部企業積極布局元宇宙。元宇宙在消費新場景、軟硬件開發、內容制作方面為數字文創發展提供了新的思路和實現路徑。如海南聯合網易建設元宇宙產業基地項目,打造集互聯網技術開發、數字化內容生產、數字化版權運營和數字化產品輸出為一體的國際化數字新文創中心。浙江在元宇宙產業發展上,形成了一批龍頭企業、中小型企業和高成長性企業,具有較好的基礎,“數字人”“數字藏品”“云逛街”“虛擬偶像”等新業態新模式也在涌現,要進一步搶抓元宇宙發展機遇,搶占新賽道,培育文化發展新優勢。
  
  發展數字文化的另一個途徑是文化數字化。悠久的傳統文化,是一個國家和民族的根之所系、脈之所維。但要實現文脈傳承,絕不僅僅是對傳統文化“考古式”的保護,而是要結合時代特點,實現創造性轉化、創新性發展。以數字化改革推進數字文化建設,在充分運用數字技術創造新的文化物種、體現創新創造的同時,也要以數字賦能傳統文化推陳出新,使之充滿時代的氣息,更好地展示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自信。
  
  現代社會,無論是“雅”文化,還是“俗”文化,人們的體驗方式、交互模式、傳播路徑等,與過去已經完全不同,尋找各種場景“入口”,用信息化、數字化、網絡化、智能化重新定義文化,正是文化數字化必須重點解決的問題。浙江是文化大省,河姆渡文化、良渚文化等,揭示中華文明之源;宋韻文化更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。去年召開的省委文化工作會議提出,深入推進新時代文化浙江工程,建設文化強省。如何實現由“大”向“強”的轉變?文化數字化是轉型跨越的倍增器、推進器和轉換器。
  
  需要指出的是這種倍增、推進和轉換,是現代經濟社會發展對傳統文化的新呼喚。推動文化數字化,就是要把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與現代社會發展的趨勢密切地結合起來,努力把文化“潤物細無聲”的影響作用發揮到最大化。從文化的傳播方式上看,現在是“小屏勝大屏”的時代,愛奇藝、優酷、騰訊等視頻平臺的崛起就是很好的案例;是“短視頻勝長視頻”的時代,微視頻、短視頻成為文化傳播的主渠道;是“分散勝集中”的時代,文化傳播去中心化的趨勢十分明顯,文化產品的創造主體不再僅僅只是相關領域專業人士,只要一部手機在手,人人都是內容制造商和信息發布者;是“融媒傳播”的時代,文化事業和文化產業涉及意識形態、主流價值,堅持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,是必須堅持的原則,如何用大眾喜聞樂見的題材與方式,多渠道引導社會特別是網絡價值取向,弘揚正能量,已經是一個重要課題;是“線上線下互聯”的時代,通過集成全息呈現、數字孿生、多語言交互等新型體驗技術,大力發展線上線下一體化、在線在場相結合的應用場景,不僅可以豐富用戶體驗,更能提高文化傳播的效率和可及率。這些都是文化數字化要努力實現的改革目標。
  
  與數字化文化、文化數字化同樣重要的還有制度規范化。打造數字文化系統,需要推動文化領域實現體系重塑、機制重構、高效協同。制定文化領域數字化改革的政策、規則、制度,甚至是法律等,是數字文化建設的重要保障條件。
  
  數字技術在為文化發展帶來新活力的同時,也形成了許多風險點和空白領域。如數字版權保護上,從小的方面講,網絡上盛行的各種“盜圖”,是一種默認允許的推廣,還是一種對著作權的侵犯?從大的方面講,以NFT為代表的各種數字文化產品的版權保護問題,已經成為十分重要的新問題,這些均呼喚新的管理制度與法律保障。再如網絡數字文化產品與服務的提供,如何定價?如何交易?如何保護?前幾年轟轟烈烈的“文交所”“藝術公社”“網絡作家村”,如何為數字文化發展提供長效支撐?要想實現行業的規范健康發展,制度體系、標準規范乃至網絡安全體系的構建,都是必不可缺的。2021年,浙江出臺全國首部促進數字經濟發展的地方性法規《浙江省數字經濟促進條例》,其中也對推進數字文化創意產業發展、推進文化等領域治理數字化作出了一些規定。下一步就是要圍繞數字化文化、文化數字化,繼續營造鼓勵創新、保障權益、規范發展的外部環境,確保數字文化按照正確的方向蓬勃健康發展。
  
  【作者為浙江省發展規劃研究院副院長、浙江省委黨校新提任省管干部進修班學員】

創意時代(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)聲明:此消息系轉載自新聞權威媒體,創意時代(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)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進行學術交流之目的,并不用于商業用途且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。文章內容僅供參考。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權益,請與我們聯絡,我們將第一時間進行處理。更多消息,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

热久久视久久精品2015